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文体

蒙古族女画家苏茹娅: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初识苏茹娅的国画作品,浓郁、醇厚的民族气息扑面而来,再仔细欣赏,感受到一种不事张扬的、不媚俗的、不浮华的个性。这是只属于她,是难以言尽的画家本色人生,画风牵系着民族精神、时代特征、地域风貌,也牵系着家庭环境、学识积累、生命方式和人生体验,别有一番民族特色和草原文化的韵味。

苏茹娅, 蒙古族, 1967年生于呼和浩特市。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内蒙古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任内蒙古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国家民族画院画家。内蒙古中国画学会理事,内蒙古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中国文联第八期全国中青年文艺人才高研班学员。

天分让内心的色彩铺满画布



▲草原思路 200cm×350cm

苏茹娅在儿时就懂得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抒发自己的感情,表现出非凡的绘画天赋。苏茹娅与生俱来的绘画禀赋,是成就她绘画艺术的根基。童年时代苏茹娅就是在画画的乐趣中度过的。老天赠予的天分,让苏茹娅的血脉中流淌着绘画细胞,父亲思沁是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主席,母亲是呼和浩特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学美术教师,延于父母的遗传基因,她从1岁半左右刚能用小手握住笔的时候就开始画画了,其他孩子手里喜欢的是零食玩具,而苏茹娅的玩具就是画笔,只要是手里有笔,天马行空,眼睛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她的画。她在哪里都能画,家里的白墙、桌面、桌布,甚至地面,都是她的画板。在和院子里小朋友们玩耍时,她给大家画画是她最大的乐趣,也是和小朋友们的游戏,小女孩喜欢布娃娃,她就给画洋娃娃,小男孩子喜欢舞刀弄棒,她就给画飞机大炮。稍长大一点读小学时,看过的小人书、画册、书报都是她的临摹对象,当时的样板戏《红灯记》《白毛女》里的人物都是她画笔下的人物,而且画得已经有模有样。上中学的时候,美术课上画石膏画,她的画准确而有表现力,让当时很有名气并培养出很多画家的师大附中的美术老师伊德日大为赞赏,当时就说这位小女孩是未来的画家。虽然父母都是从事美术工作,但在苏茹娅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对孩子刻意指导和言传身教,而是让她自由发挥,任凭她在想象的空间自由翱翔、自由作画,正因为父母的理念没有束缚她的翅膀,从而促使她日后作画形成了自己的独到见解,作品独具表现手法和风格。

苏茹娅 ,蒙古族名字,翻译成中文是学习的意思,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苏茹娅是在不断的学习当中不断地吸取养料,不断地提升自己。她认为学无止境,只有不停下学习的脚步,才能有艺术积累和更丰富的创作源泉。积累是美术创作的沉淀。已经很有名气的她可以推掉一切社会活动,但是她却从不错过一次与同行的学习交流的机会,她说,只有不断的学习、交流才能不断充实自己、提升自己。苏茹娅于1989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国画专业,分配到了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任教,她深知追求美术的路途是永无止境,她一边当老师一边当学生,在学习中成长自己。1998年—199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助教研修班,在中国画系工笔人物画室学习;2000年在文化部举办的综合材料培训班学习;2014年—2015年在中国国家画院作访问学者,之后又在中国文联研修院学习。苏茹娅不仅大量汲取国内画家及其绘画的艺术养分,她更是放眼世界各国的绘画艺术,2000年以来先后出国去参观世界各国的美术馆,她说虽然说好多名画是在画册上看到过的,但与亲眼去观察还有很大差别,因此,她跑遍欧洲各国的各大美术馆,参观考察每幅画的历史背景和文化环境,从而探究其绘画的文化精髓,更进一步理解名画作品。同时也把各国的风土人情、人文地理收集在相机里,作为日后创作的素材。

绘画对苏茹娅来说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从童年延续至今的绘画是她的生活方式、人生轨迹和生命全部,她每天的作息时间是从早饭后直到晚饭前都在自己的画室绘画创作,她自己都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这样的绘画创作生活,这已经成为她30多年的生活习惯。尤其是现在人到中年,时间对她更是生命般的宝贵,她说现在是在千方百计抢时间画画了。她把所有的事务都安排在傍晚和晚上处理,她认为精力最旺盛的时间,必须要给她的绘画创作。现在的她有生活的阅历、有创作的积累、有学识的沉淀;她要用绘画作为自己抒发思想和感情的语言,用画笔把自己的思想表现出来,她要把自己的内心世界铺满画布。

厚积薄发 成就梦想



▲金色年华 165cm×185cm

苏茹娅在1998年-2003年5年多的时间里只潜心专注画自己的画,专注于中国画工笔画创作,为了不受外界的干扰,放弃参加任何的画展等社会活动。同学的聚会、家庭朋友的聚餐都统统推掉,把自己置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因为她舍不得把时间浪费了。正是她的专注成就了她的积累,成就了她的一系列作品,《蒙古族妇女》《生香系列》《金色年华》《夏至》等作品先后获得全国和自治区多项大奖。工笔画《蒙古族妇女》是苏茹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2014年《蒙古族妇女》获2014年中国百家金陵画展金奖;《金色年华》获第三届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金奖;2014年《金色年华》获第三届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金奖;2014年《夏至》获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提名;2014年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内蒙古自治区美术作品展览一等奖。2014年是苏茹娅收获的一年,一年内拿了三项金奖一项全国提名一项自治区一等奖,2016年《夏至》获第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艺术“萨日纳”奖。在美术界引起轰动,名师们都纷纷关注她的绘画作品。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评论家黄宗贤评论《蒙古妇女》,虽然没有特定的情节,具体的生活场景的描绘,也非某一“具体”人物的刻画,画面上的妇女几乎没有明确的情感、情绪的显露。但是静穆的画面、静穆的人物神态,似乎将我们带入了邈远辽阔的时空中,触摸到北方草原民族浑然而雄强的生命律动,感受到一个古老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命脉。

苏茹娅多年绘画的积累和沉淀,成就了她近几年来的硕果累累,1995年《春风》获中日美术交流展览优秀奖;1999年《夏日》获内蒙古全区中国画展二等奖;2000年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当代中华优秀美术家大系《苏茹娅》;2006年《金色年华》获全区美术作品展览二等奖;2007年《蒙古贵妇》获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0周年全区美术作品展览一等奖;2009年《和风?听看》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内蒙古自治区美术作品展览三等奖;2007年《青年女模特》获内蒙古自治区写生作品展览优秀奖;2009年《郭文君》获“祖国为你骄傲”中国百年体育明星风采油画大展优秀奖;2010年工笔画《蒙古贵妇》获内蒙古自治区第九届艺术创作“萨日纳”奖;2012年《蒙古妇女》获内蒙古美协举办的今日草原——内蒙古美术作品展览二等奖(最高奖)。她的作品分别在日本、香港、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联展,2017年3月23日在马耳他成功举办个人画展。

绘画语言是画家心灵的自由释放



▲夏至 198cm×200cm

苏茹娅对绘画艺术的探索过程中,尝试过多种绘画材料语言的表达,上世纪90年代她开始选择中国画工笔画重彩的绘画形式创作。她突破传统中国画的章法、题材、构图等固有的模式,寻找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让自己的内心感受自然流淌。传统的中国画强调“空白”,讲究诗、书、画、印为一体,绘画的对象只占画面构成的一部分,较西方绘画的视觉冲击力相对弱了一些。绘画是视觉艺术,苏茹娅有意识强化画面的视觉效果,选择蒙古族女性作为她的绘画题材,在构图上将画面填得很满,像电影的特写镜头,将描绘的对象在画面上与观者拉得很近。《蒙古妇女》既在发型、头饰、衣纹处可见精微的刻画,又在人物面部、服饰及图底关系上以平面化手法保持了以一种简约化的整体性,精细与间接、局部与整体构成了丰富而又有张力的视觉效应,精而不腻,繁而不杂,艳而不俗,传统与现代、描绘与表现、写实与写意自然而然在画面中融为一体,显示出严谨平实而又自在自由的创作态度与心性。观众的视野也能在远观与近视的循环往复中,获得一种观赏的舒适感与满足感。

苏茹娅在谈到她的人物画创作时说,绘画不同于拍摄,尤其是人物,拍照时人都会摆姿势注意表情,所以表现出最好的一面,缺少本真的东西。而绘画是表达人的一种不做作的常态、一种不经意的神态、真实表情和气质。这种神态、表情、气质往往反映出人的内心。确实在《蒙古妇女》系列绘画里的人物神态和表情甚至是唇鼻不仅是表达出一个人的不经意时表现出来的内心活动,而且着力表现的是少数民族内在的精神气质与品格,用工笔画的手法塑造草原蒙古民族的女性形象,画家的简洁性,整体性,固然是该作品让人难忘的缘由,但是,画面与人物形象的静穆感,以及这种静穆感所象征的精神力量才是作品的魅力所在。



▲蒙古贵妇 165cm×185cm

与苏茹娅聊她的画时,我说好像你的画里有你的影子,有很多与她相似之处,她自己也是微笑着说,本来绘画就是在表达当时那个阶段的自己。苏茹娅在画面中描绘的对象是她的主观意识形态,无论你在画面中描绘的对象是什么,最终画的都是自己,画家借助描绘对象来表现自己的内心精神世界、思想与情感,目的还是强调“象外之象”。意象造型是苏茹娅对传统中国画情有独钟之处。苏茹娅在谈到绘画意象时说,虚实相生是中国古典美学中的一条重要原则,虚实结合突出了意与象的关系,虚实之中虚为首,虚就要意大于象,虚实的意境是一种主体的含蓄,是一种不显、不露而又藏、隐、曲的境界。虚是实境的无限延伸,也让观者的想象有延伸的空间。意象美学包含了整个东方绘画的审美意识,这种绘画观念能给予创作者和观赏者以无限的想象空间。苏茹娅称自己的绘画是意象绘画,它反映了作者的内心世界,用来传达画家的主观意识、思想、审美观及情感。《蒙古妇女》这幅工笔画作,充溢着写意的精神。画作规整,但却没有时下工笔画常常流溢出来的因过度制作而显露的雕琢痕迹;色彩明快,对比强烈,却不见艳俗之气;线条精致细腻,却不失灵动率性的意趣,此画充满构成感的构图模式,平面化的空间处理,装饰化的色彩运用,洗练的线条流动,静穆的人物神态,彰显出一种简洁、雅致而沉稳的气息。在此,借用“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这句温克尔曼对古希腊雕塑的经典评价来形容这幅画是十分恰当的。她的作品被中外很多知名美术馆收藏,1994年《春韵》获中华民族书画艺术展创作奖并被收藏;2013年《草原思路》参加内蒙古重大历史题材项目并被内蒙古美术馆收藏;作为具有民族特色的绘画《蒙古族妇女》在北京的内蒙古大厦大厅中向四方来宾展示。很多地方还采用她的作品为礼盒的封面包装。



▲蒙古妇女系列1

苏茹娅是一个尊重内心感受的画家,她的《蒙古族女性系列》和《生香系列》都代表了她主观世界的美好愿望,体现了对生命世界的赞美!她画女性,却不愿意局限于性别,界定为类型画家。她画民族题材,也不愿意陷入地域之囿。她用工笔的表现形式进行创作,更不愿意成为某种画种局限自己的表达。她选择的是自由的表达。

苏茹娅是一个饱含激情、纯粹的画家,尽管这个世界并不单纯,她也能从中获取最为丰富的生活体验和艺术养料,用心去咀嚼和消化,净化单纯和善良的心灵,不断追求真善美,在丰富的生活体验基础上建立艺术创作的直接性和纯粹性。有一段诗句可以表达她的两个系列绘画所折射出的心境,“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蒙古妇女》吸引我们的不仅仅是其独特的艺术图式与视觉语言,更重要的是那画面上流溢出来的那种单纯而淳厚、明晰而静穆的气息。这种气息既来自于画作视觉化的形式语言,更来自于这种视觉化形式语言所蕴含的内在精神,依海德格尔的观点来看,艺术创作的过程就是精神的物化过程,也是形式的精神化过程。无疑,画家的旨趣并不在那极富特征的民族人物外形以及服饰刻画上,也就是说此画不是人物“写真”画,更不是风俗画,而是艺术家以象征的手法在呈现一个古老民族的精神图像。辽阔的蒙古草原,向来都是马背民族历史演绎的大舞台,伴随着马蹄的声响,不同的血脉在这里涌动、融合;不同时光中的铁血汉子在母亲的怀抱中成长健壮,然后驰骋大漠去追逐英雄的梦想。这里蕴含着雄浑苍凉的风骨,演绎着兴衰沉浮的历史大剧。曾有过立马山川、雄踞天下的经历,这里的人的性情如草原一样宏阔沉厚;曾见过纷争相融,聚散分合,这方土地弥漫着淡然而静穆的气息。母亲是英雄心中永远的温暖,母亲是骑手心里永恒的家园。

近年来,少数民族题材一直是各类各级美术展览中最常见也是容易被看好的题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表现这类题材的作品中,有两个倾向值得关注与反思,一是以猎奇心捕捉少数民族异样的生活表现,或乐意于表面风俗的再现,以满足都市人的好奇心;一是以他者的视野,将少数民族生活以诗意化的方式加以表现,其实释放的是作为与表现对象相应的他者的自我文化想象。《蒙古妇女》则避开了这两个倾向,与其说是在描绘这方土地的女性形象,还不如说在用笔墨塑造一个民族永恒的心灵丰碑。这座丰碑闪熠着高贵、单纯、静穆与博大的光辉。

(文/红霞 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红霞,蒙古族。1987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法律系;1987年—1995年在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局广播电台新闻部任记者编辑;1997年—2000年赴日本东京留学;2000年至今在内蒙古青年传媒中心《这一代》杂志任记者编辑。曾获内蒙古自治区好新闻一等奖、黄河流域新闻评选三等奖。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大奖娱乐精彩评论

大奖888客户端下载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