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 民生

伸出援助之手 点亮小布特艰难的康复之路

“奶奶,我走路的姿势保持的好吗?咱们可以走的快一点,我能行!”布特的小手紧紧抓着带轮子的支架,向前挪动着还不太灵活的腿,头上全是汗水,奶奶在身后也费力的辅助他前行,祖孙俩艰难行走的身影每天穿梭在东河区的脑瘫门诊与出租屋之间。

还记得2014年媒体关注过的小布特吗?这个患有先天性脑积水,在连续两次手术后导致脑瘫,母亲扔下他远走,父亲猝死,只靠坚强奶奶乌兰一己之力照顾的孩子,如今已经9岁了,也曾上过央视《等着我》栏目寻找妈妈,他现在依然与奶奶相依为命。7月7日,当记者再次见到这对命运多舛的祖孙时,他们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奇迹布特能依托支架行走了

再次见到小布特,他长高了也更加懂事礼貌,微笑着和记者打招呼,头上仍然有手术后的疤痕。对比几年前他不会行走也无法控制肢体,奶奶乌兰高兴地说:“孩子好多了,从最初的连脖子都不能动,到现在自己能拿勺子吃饭,也能依托支架慢慢行走了。”而短短三年过去,乌兰原本一头青丝长发剪短了,已是满头银发。

到了家门口的台阶,乌兰吃力地将布特抱起来进屋,接着给布特喝了一杯水。乌兰擦了擦脸上的汗,详细地叙说了他们的遭遇。2009年1月小布特出生,不久后确诊先天性脑积水,11个月大时第一次开颅做手术,短短一个半月后做了第二次开颅手术,术后布特脑瘫,失去了肢体灵活行动的能力。

“第二次手术后因脑神经损伤,孩子再也无法动弹。”乌兰告诉记者,孩子当时的状态很不好。布特1岁9个月时,他母亲把孩子扔到小区门房离开了家,随后乌兰把孩子接到呼和浩特抚养。2013年5月,布特的爸爸因过劳猝死。

8年来,乌兰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开始做早饭和午饭,然后给布特洗漱、喂饭,7点半带着午饭从家出发带布特前往康复中心,她自己却时常忘记自己吃早饭。布特从开始的不会翻身,到现在可以借助支架走路,能独自站立10多分钟,漫长而艰辛的恢复之路,祖孙俩天天都在汗水中度过。在康复中心,布特的坚韧和毅力让很多成年人都感到心疼,正常孩子做的最普通的一个弯腰动作,布特需要一遍遍地练习,甚至每天要做几百组。“今年春节前,布特已经能借着外力行走了,为了锻炼走路,每天在康复中心往返家的过程中,再也不用轮椅,而是买来支架让布特推着走。开始时,他腿部没有力气也非常难控制行走的方向,迈步子都左右摇晃。”乌兰说,第一次布特从康复中心依托支架和奶奶辅助走回家,走了56分钟2000多步,前几天测算,布特只走了17分钟700多步。布特的进步非常明显,这让乌兰看到了很大的希望。

为了多给布特训练,他们中午吃完饭就在康复中心的地上躺着午休,然后下午继续做训练,回到家中布特也会做仰卧起坐等训练,乌兰找人做的康复架子不知道被用坏了几个。

坚强祖孙二人笑对生活

乌兰今年63岁,她一生坎坷,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和一个女儿,双胞胎老大就是布特的爸爸,而女儿在2009年因为车祸去世,老伴因为失去女儿,痛苦中和她分手。

失去两个孩子,爱人也离她而去,还拉扯一个脑瘫的孙子,接二连三的打击并没有击垮乌兰,她年轻时就非常要强,接布特回家时她在呼和浩特的饭店已经做到了经理的职位,为了孙子的治疗,她打起精神,开始从网上开始寻找能让孙子康复的医院。

2014年8月,她找到包头市刘福脑瘫康复中心,便毅然辞掉呼和浩特的工作,带着孩子来治疗。正在给布特做康复按摩的刘福告诉记者:“当时老人和孩子租住在旅馆,是那种条件最差的小旅馆,孩子在旅馆的小床上躺着,都不能翻身,更别说坐着、跪着了,而且年龄也超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属于最难治疗的一种。”

了解到祖孙俩现状,刘福毫不犹豫地答应给布特治疗,乌兰便在诊所附近租下现在的这套50平米的房子,并在房子里布置了家庭康复器械,开始了布特的康复之路。在此期间,乌兰利用空闲时间编织毛衣和帽子出售,做微商,卖膏药,只要是能挣钱,多苦多累她都干,好东西也舍不得吃,全都留给布特。

尽管已是盛夏,布特穿的鞋子却是厚重的,鞋子是特殊材料制作,高帮处都是钢板,用来支撑脚发力,所以成本很高,一双鞋760元,奶奶没有钱给布特买夏款,只能忍受这三个月的炎热。乌兰说:“我很心疼孩子,无论康复训练有多苦,他都特别坚强地咬牙坚持,为了让他能走路,我也全力在给他做支撑,有时在后方配合他一起做训练,我跪地保持同一个姿势要很久,等起身时,自己的腰都没有知觉了。”

布特同样非常坚强并有强烈的求知欲,小时候熟背《三字经》、《弟子规》,到现在每天识字,背诵唐诗宋词。只要有时间,乌兰还送布特去学前班接受教育,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学习大奖娱乐的内容。

有一天早晨,布特跟自己心爱的玩具“布丁”对话时,他问“布丁”谁最难,然后布特喃喃自语地说奶奶最难,她太辛苦了,她为我付出的太多了。听见这话的乌兰,瞬间泪如雨下。

求助布特康复的路上需援手

7月底,乌兰和布特住的房子租期就到了,乌兰眼下给布特交康复费用和租金也还没着落。“每月需交康复费5100元,加上房租和生活费,我每月从社保领取的1600元杯水车薪。之前好心人捐助的钱都用来交康复费用了,我现在做微商卖膏药也赚得不多。”乌兰告诉记者,上央视节目中国福利基金把布特的手术费解决了,那些钱是专款专用,只能做手术时用,其实做康复的钱要比手术费还多。

“刘大夫已经很关照我们了,之前他给布特免了两个月的康复费,他雇了那么多员工,设备等投入也非常大,能接收布特治疗我已经很感激了。”乌兰看着正在学习的布特,哽咽着说布特已经用他自己的毅力站起来了,他渴望能走路的心太强烈,如果现在放弃治疗,之前的努力都将白费。乌兰不愿意停止布特的康复治疗,而她也不想走法律程序让布特的母亲抚养孩子,她说经过过之前的行为,担心布特的妈妈伤害到孩子。

从录完《等着我》节目,布特再也没提起妈妈,前几天他翻相册时,看到了小时候爸爸给他喂饭的照片,他说很想爸爸。每每锻炼时坚持不下去了,他就会唱:“落雨不怕,落雪也不怕,就算寒冷大风雪落下,能够见到他,可以日日见到他面...若你见到他就劝他回家,我要我要找我爸爸...”《找爸爸》这首歌伴随着布特充满泪水和汗水的童年。

“我特别希望自己能走路,这样就能上学了,我特别想上学。将来我还要报答奶奶呢,买房车带她出去旅行。”布特的承诺给奶奶无限动力。

“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求助社会继续支撑布特的康复费用。”乌兰说,她几年前通过媒体想要给布特找个助养家庭的想法依然没变,想让孩子能体会一下家的温暖。而在找家之前,她希望布特能走路。

如果有好心人愿意帮助坚强的小布特继续康治疗或者给他亲情的爱,可拨打乌兰电话18947849373。中国银行账户:乌兰:4563518401826684803。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宋美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大奖娱乐精彩评论

大奖888客户端下载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