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 社会

18岁少年刚参加完高考 不幸遭遇车祸住进ICU

如果不是11天前的那场突然发生的车祸,18岁的戴维此刻应该正在和同学玩耍、聚会、准备行囊,迎接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可是,随着车祸发生,所有这一切都被突然改写……如今,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戴维胸部以下没有知觉,因为严重的肺部感染,右肺叶不张,气管不得不被切开……

刚与父亲告别,他被汽车撞倒

虽然不愿回忆,但戴红彬希望儿子戴维的生命能够回到那天之前。那是6月28日,参加完高考的戴维将6年来一直陪读的姥姥送回山西,开始将出租屋内自己的书籍等物品往父亲位于包头站的住所搬。那天在爸爸那儿,爷俩一起吃了饭,饭后,戴维与父亲戴红彬告别,骑着一辆借来的小摩托准备去看同学,当他走到曹家营村附近时,被一辆左转准备拐进小区里送货的客货车猛地撞倒在地……刚刚与儿子分别不到10分钟的戴红彬,突然接到一位女士用儿子手机打来的电话,只有一句话:“你家儿子出事了。”戴红彬心里感觉不好,问清位置立即打车往曹家营村那儿赶。“我熟悉那片,一会儿就找到了儿子,当时他躺在地上,地上到处都是血。我抱起儿子,他还醒着,声音微弱、眼巴巴地问我:‘爸爸,我能活吗?’我当时脑袋是蒙的,一个劲儿地安慰他:‘能,你就是头破了,你一定要挺住。’这时,120救护车也来了,把我儿子送到离事发地最近的云龙骨科医院。”坐在包医一附院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外简易楼梯拐角处的一张临时折叠床上,戴红彬抽着烟回忆,晚风不停吹过,可是戴红彬仍然觉得胸中憋闷。

高位截瘫,术后出现肺部感染

入院后,医生做出的诊断是:1.C4椎体爆裂性骨折伴脊髓损伤高位截瘫;2.头部软组织挫裂伤;3.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6月29日下午,从呼市赶来的一位专家为戴维做了C4椎体骨折的复位手术,手术做了2个小时,非常成功,但是术后,戴维出现了瘫痪病人都会出现的肺部感染,五六天后,戴维因为右肺叶不张,突然休克。紧急抢救和会诊后,戴维的气管被切开,并转往包医一附院呼吸内科,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

“在云龙骨科医院刚做完手术那些天,同学老师来看他,他还跟大家有说有笑,气管切开后,他再醒过来,人就有些发呆,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他的情绪肯定受影响。”戴红彬心疼地说。

戴红彬告诉记者:“神经修复是往下走,他原来乳头以下都没有知觉,现在到了胸部以下,我儿子今年才18岁,年轻,他应该比一般人好恢复。我就希望我儿子能站起来。”已经衣带不解,连续照顾儿子11天的戴红彬疲倦地说。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心理上的煎熬,花钱如流水的治疗费用同样令戴红彬焦虑。

后续治疗费用无着,发起水滴筹

戴红彬告诉记者,在儿子戴维13岁那年,妻子突发心梗去世,当时孩子正处于叛逆期,孩子的姥姥是老大学生,老人从山西来到包头,一直陪读在外孙子身边,戴维高考完,老人刚刚回了山西,儿子出事的消息,戴红彬一直没敢告诉70多岁的岳母和自己80多岁的老母亲。戴红彬早年下岗,没有技能,如今50岁的他在一家洗浴中心打工:给客人擦皮鞋。“擦一双鞋我们抽成3块钱,一个月也就能挣个2000多块。现在儿子出事,上不成班,连这点收入也没有了。”戴红彬说,为给儿子看病,目前已经花去了10多万块钱。“在云龙骨科医院就花了9万多,还欠2万多没有给,在一附院又交了3万。”戴红彬说,住在重症监护室,很多都是自费药,报不了。

肇事车主事后来看望过戴维2次,第一次给拿了6000块钱。“交警让他再拿些钱过来给我们先看病,不过我还没有见到钱。那是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看也是个老实人。”戴红彬说。

就在戴维的小学同学准备给戴维发起水滴筹时,戴维的高中同学已经先行发起了水滴筹,筹款目标是20万元,用于戴维后期的康复治疗。“控制住感染关后,后面的康复治疗将是长期的。”戴红彬说。

在亲朋好友的转发和捐款下,短短几天,目前筹款数额达到4.2万元,但距离目标金额还有不小的差距。

已经填报志愿,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

“我儿子长得要个儿有个儿,要长相有长相,就喜欢空乘专业。专业满分600分,他考了560分,文化课考了300多分。这两天,我儿子的同学已经帮他报了志愿,报的是内蒙古民族大学。我不懂这些,网上填报志愿什么的,全是我儿子老师和同学帮忙弄的。”戴红彬说。

在同学的眼中,戴维是一个好孩子。截维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闻听戴维出事,纷纷前来看望,他的5名高中同学轮流排班,担起了照顾戴维的工作。“有时候病房里一来就是二三十号人,护士嫌人多,我劝他们不要来了,别再把他们累坏了。不过白天他们在时,我能抽空休息休息。”戴红彬说,儿子的小学老师来一次哭一次。“我儿子人缘好,老师同学都喜欢,哪个同学家做好吃的了,就会叫上他,都知道他没有妈。”

已经晚上9点了,戴维陷入了沉睡中,一位姓刘的同学还守在病房内,不时给戴维擦拭额头的汗。“我白天天天过来,另外4名同学排班晚上照顾,但是因为他处在感染期,病房的人不能太多,这些天我们同学晚上不值班了。我们这么做,是心疼叔叔一个人太累了。”刘同学说。

“前些天高考完,分数一公布,我儿子曾高兴地跟我说,爸,我是咱们戴家第一个大学生吧。我说是。开学后,他上不了大学,只能休学,我现在就是希望他能站起来。”戴红彬沉闷地说。

躺在病床上的戴维正是青春韶华、充满希望的年龄,面对这个家庭遭遇的不幸,如果您想伸出援手,将爱意和温暖持续传递,可以直接联系戴维的父亲戴红彬,他的电话是15148993550。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青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大奖娱乐精彩评论

大奖888客户端下载 登录黄河云账号